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山西好風光 > 旅行隨筆

山間古村留住農耕舊影

——走進中國傳統村落平順縣陽高鄉南莊村

時間:2019-09-11 來源:人民網-山西頻道 作者:胡海濤


平順縣是個山區縣,位于太行山腹地,有許多古老的山村就藏在太行山的峽谷或丘陵之間。加之濁漳河又在其中穿行,近水靠山之處,往往就是古人選擇建村立莊的最佳地。這類地段有山有水,植被茂盛,環境優美,因為交通不便,許多村莊反而保留了較多的古代建筑格局和風貌,形成了獨有的古村魅力。陽高鄉南莊村就是其中之一。

南莊村的地理位置很優越,北邊距離省道324只有1.5公里,東北方向距離著名的人工天河——紅旗渠的渠首只有2公里。村莊坐落在一座名為臥龍山的山峰陽面,坐西朝東,東面遠處是王帽山,因為山形奇特,很像一頂古代王帽。中南鐵路就在王帽山半腰,不時有貨運列車隆隆駛過,將寧靜的小山村喚醒。

南莊村的歷史不算悠久,村莊也不算很大,不到700口人。有據可查的最早建村歷史在明末清初。據村中老人祖輩傳下來的說法,建村的人是一位河南人,名叫關進城,因家鄉遭災,就用筐挑著兩個孩子逃難到此。當他來到臥龍山腳下時,看到一處名為皇城里碣的土山包,感覺四周景色不錯,認為是塊風水寶地,就在此安家。此后,開枝散葉,人口逐漸增多,形成了現在這個以關姓人口居多的村莊。

隨著人口增多,房屋增加,大小廟宇也逐漸建成。到今天,依山而建的南莊村分為上下兩個莊,三條彎彎曲曲的青石板路連接上下,清代老民居分布在道路兩側,掩映在樹木下,悠然地散發出古樸的味道來。

槽碾碾過的農耕時光

走訪南莊村時,正值花椒采摘時節。山間道路上飄滿了椒香,滿山的蟬鳴聲此起彼伏,仿佛在謳歌夏季的落幕。從省道324拐入進村的道路,椒香、蟬鳴一路陪伴我們。快到村前,遠遠望去,青磚灰瓦黃泥墻,一座古香古色的山村映入眼簾。

爬坡進入村莊,一座座滄桑的老院子、老房子觸手可及。村內干凈整潔,有三三兩兩的村民在房前樹蔭下閑坐,一兩只土狗臥在腳下,一派閑適的鄉村場景。如果能夠時光倒流,回到陶淵明那個時代,這也許就是他的鄉居歲月圖景:“方宅十余畝,草屋八九間。榆柳蔭后檐,桃李羅堂前。”村里的老房子依山而建,高低錯落,由許多寬窄不同的石板路連接起來。古樹、石板路、老宅,數百年來幾乎沒有什么大的變化,一切仿佛還是數百年前的模樣,時光仿佛在這里停滯。

在村干部的帶領下,訪者深入村莊內部,實地探尋古村的魅力所在。有一句比較文藝的話這樣說:下一個轉角遇到愛。愛沒有遇到,但是在一個轉角處,一行人卻遇到了一個罕見的物件——槽碾。確切地說,是槽碾的核心部件碾磙。

說到碾磙,有許多人撇嘴了,碾磙誰沒見過?不就是碾盤上的那個石頭磙子嘛。一頭大一頭小,繞著軸在大碾盤上轉。但這個碾磙還真不是大家認為的那個碾磙。這個碾磙在一戶人家的門前樹下,是一個青石圓盤,被村民當作桌凳使用。厚度約有20多公分、直徑1米多,表面光溜溜的,中心有一個10公分左右的孔洞,圓盤中心鼓起,邊緣薄,平面呈弧形。問村民,村民說不上來,只說是碾子。但為什么是弧形的?誰也說不上來。

其實,這個東西還真是碾子,只不過不是常見的碾盤,而是碾磙,全套裝置叫做槽碾。它的構造和工作方式是這樣的:這個平放在這里的青石圓盤是立著工作的,配套的不是碾盤,而是地面上一個直徑五六米的青石碾槽。槽寬約三四十公分,深度約二三十公分。

碾磙豎立在碾槽里,磙子中心穿木杠連接在槽碾中心的立柱上,推動木杠,碾磙就在碾槽里轉圈滾動。放置在碾槽里的糧食就被反復碾壓,直至粉碎。整套裝置接近中藥碾子的放大變形版本。只不過,碾磙較大,推動比較費力而已。

碾磙是個整體,那配套的槽碾哪里去了呢?我們經過仔細尋找,在附近找到了半埋在地下的兩塊碾槽部件,都是1米來長的弧形石槽,類似的石槽拼接在一起,就成了直徑五六米的巨大碾槽。可惜的是其他部件無法找到了。經過向村中一位70多歲的老人了解,這個碾槽的確是古代遺留下來的,他也只是在小時候見過,那時候已經被廢棄了。他們那一代人加工糧食常用的都是石碾、石磨。

這是非常罕見的一個古代農耕生活實物,在長治地區是目前僅見的唯一一套,極具研究價值。這套罕見的槽碾,見證了農耕生活的一個側面,也反映了農村生產力的一個發展規律,那就是笨重的加工工具遲早會被輕便的加工工具所淘汰。

科舉考試的武舉見證

作為農耕社會的生產力見證實物槽碾是個稀罕物件,村莊里的另一對稀罕物則帶出了一位村里的一位名人——武舉人關殿元。據村里提供的資料記載,關殿元是清代人,年輕時勤學苦練武功,參加上黨地區武舉考試時,奪得舉人,并參加舊縣府議事。

此記載語焉不詳,沒有關殿元的詳情,就連中舉人的年代場次都不清楚。不過,村里至今保留著一對完好的練功石卻可以證明,關殿元的確曾經苦練武功。這一對練功石保存在龍王廟院內,青石質地,長方體,頂部附近四面鑿有石窩,正好可以將手指掏進去。這種石質練功石專用名稱叫做石礩,也叫石質子、掇石等,各地稱呼不同,它是為參加武科舉考試而專門準備的練習用石。

科舉制度是中國創造的一項人才選拔制度,肇始于隋代,成形于唐代,在宋代已經相當完備,一直到清末才取消。一開始僅有文科舉考試,唐代武則天開創了武科舉考試,全國選拔武舉,這是中國在軍事上選取武官的又一創舉。

清代武舉考試和文舉考試類似,同樣是三年一次,分童試、鄉試、會試、殿試。考中者就是武秀才、武舉人、武進士,殿試三甲頭名就是武狀元。歷史上最出名的武狀元就是郭子儀。他是歷代狀元中,唯一一位由武狀元而位至宰相者,同時也是歷代武狀元中軍功最為顯著者。

武舉每一次考試也分一二三場,有點像如今的考駕駛證。前兩場考技能,第三場考“策論武經”,就是理論。技能考膂力,不是臂力哦,是腰力臂力的結合。也是三項:拉弓、舞刀、掇石。每項各有三個等級:三號、二號和頭號。這都是比力氣的,完成標準有嚴格規定,要求“弓必三次開滿,刀必前后胸舞花,掇石必去地一尺,上膝或上胸。”掇石的三個等級為100公斤、125公斤、150公斤。三項成績中,有兩項是三號,則只能下場回家。

掇石就是要求提起石礩,達到膝蓋和者腰部之間,再借助腹力將石礩底部左右各翻露一次,叫做“獻印”,一次完成為合格。清代的一斤相當于現在的590多克,最輕的100公斤石礩換算成今天的重量也有115公斤,所以,要想輕松提起,還得翻露底面難度非常大。

千百年來,士農工商的傳統等級觀念深入人心,科舉考試是寒門學子階層晉升的唯一途徑。南莊村雖然偏遠,但依然受此影響。只不過,相比于讀書人對文科舉趨之如騖的情形,武科舉則成為了粗人笨夫的競技場,知名度比起文科舉差太遠了。也正因為此,南莊村保存的這一對石礩才更加珍貴。

山區民居的古樸風貌

練功石所在的龍王廟正在修繕,一個四合院格局的廟宇,清代遺構,縣級文保單位,占地650平方米。正殿坐落在臺階上,高大威嚴。殿前的兩株古樹是比較少見的觀賞樹種白皮松,碗口粗的樹長得生機勃勃,樹蔭遮蓋了大半個院子,白褐相間的斑鱗狀樹皮別具特色。

最有趣的要屬二層山門戲樓了。樣式和常見的戲樓大致相同,特殊的地方在于,從正面看,三開間的山門成拱形,上有匾額,兩側平行于匾額的位置,開有兩個方格小窗。從遠處看,很像一個卡通人臉。

南莊村的廟宇建筑還有觀音堂、關帝廟各一座,雖然都不大,但都是縣級文保,保存狀況不錯。這幾座廟是村里檔次最高的建筑了,正殿全部都是青磚壘砌,屋頂筒瓦覆蓋,斗拱梁架都有彩繪,依稀能看到昔日新妝繪成時的樣子。

相比之下,村里的清代老民居就有很大的不同。整體來看,南莊村的老民居高高低低散布在山坡上,房屋都很高,青石根基都在半米往上,主材基本是土坯,多數是二層四合樓院,富裕一些的家庭以磚包土結構為多,門樓、門窗等常用來裝飾的地方,帶雕花的并不多,整體風貌顯得樸實而內斂。突出的特點就是,二樓的門窗都是全木隔扇,窗欞花紋復雜多樣,寓意美好。在其他古村常見的各處雕花裝飾很少見,僅有的幾處裝飾圖案也都是很簡單的線條而已。

樸實、安靜應該是這個古山村最大的特色了。觸目是滿眼的古樸風貌,蟬鳴聲中愈顯寧靜,幾百年的古老民居依然在發揮著遮風擋雨庇護村民的重任。那些看上去斑駁殘損的墻面或者屋瓦,恰如一位步履蹣跚的老人露出的疲態,讓人心生惻隱之心。

從旁觀者的角度看,南莊村一直在延續著中國古代農耕生活的場景,數百年未曾大變。你看那些老房子、古街道,還有古廟,修修補補中過去了數百年,時光濃縮后的面貌似乎一直是那樣子古樸滄桑。最明顯的變化就是那些古樹,從胳膊粗細長到碗口粗,再到如今的水桶粗,不知它們目睹了多少村民們勤勞持家的故事。

時光流轉,歲月無情。歷史的腳步滾滾向前,就如同村東邊不時穿行而過的貨運列車,聲聲汽笛在喚醒這個古老的村莊。入選中國傳統村落名錄,正是古老的南莊村從沉睡中蘇醒,抖落一身塵土,重新煥發光彩的最好契機,我們期待它在世人面前展現出傳統村落最富有魅力的一面。 




供稿人:付華

相關推薦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如何在淘宝卖视频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