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旅行社

在線旅游服務 合法合規才能行穩致遠

時間:2019-10-29 來源:中國旅游報 作者:楊富斌

在旅游市場上,在線旅游服務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在堅持法治國家、法治政府和法治社會一體化建設的當下,在線旅游服務經營行為已不是是否需要依法規范的問題,而是需要思考和討論如何依法規范的問題。因此,文化和旅游部近期發布的《在線旅游服務管理暫行規定(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暫行規定》)具有非常重要的現實意義。

從相關條款的立法本義來看,《暫行規定》主要體現三個原則:

一是充分體現了促進與規范相結合的立法原則。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對市場服務主體合法合規的經營行為,采取的都是積極鼓勵和促進的政策導向。只要是現行法律法規尚不禁止的民事法律行為,企業和個人都可以根據自身的能力和興趣大膽嘗試。但同時,市場經濟也是法治經濟,國家鼓勵經營者之間的良性競爭,反對和抵制只為少數人謀利益和只為本企業謀私利進而損害旅游消費者合法權益的行為。為此,《暫行規定》中,既明確了要保障旅游者的合法權益,同時也明確了要促進在線旅游行業可持續發展的立法目的;既明確了在線旅游經營者的主體范圍和法律責任,也明確地規定了其權利和義務;既明確了在線旅游平臺的運營規則和基本要求,也明確了旅游行政主管部門的職責和權限;既明確了平臺經營者的法律責任,也明確了旅游者自身因違法違規行為,或者未按規定提供相關信息,或者不聽從經營者告知、警示而應當自行承擔的法律責任,這些規定充分體現了對旅游經營者和旅游者平等保護的法律原則。

二是堅持以問題為導向的立法原則,著重解決近年來旅游者反映強烈的在線旅游服務行為存在的現實問題。例如,對在線旅游經營服務行為中的虛假宣傳、虛假預訂、價格歧視(所謂“大數據殺熟”)、個人信息泄露和信用監管不力等問題,《暫行規定》中做出明確的禁止性規定和處罰規定。其中,第七條明確要求,在線旅游經營者應當依法取得旅行社業務經營許可;第八條要求平臺經營者應當對平臺內經營者進行資質審查;第十一條明確要求經營者要建立透明、公開、可查詢的預訂渠道,不得以模糊語言等誤導旅游者;第十四條明確要求平臺經營者不得非法刪除、屏蔽旅游者的評價,不得誤導、引誘、替代或者強制旅游者做出評價;第十六條禁止平臺利用大數據等信息技術手段對不同旅游者實施價格歧視,第十七條明確規定經營者應當與旅游者簽訂電子旅游合同等。這些規定明確地回應了近年來在線旅游經營服務行為中存在的主要問題,現實性和針對性很強,體現了立法要“以問題為導向”的基本原則。

三是明確了在線旅游服務平臺的相關法律責任,為旅游者依法投訴、旅游行政部門依法處理投訴和司法機關依法裁判相關糾紛提供了合法合規的依據。我們知道,依據全面推進依法治國和依法行政的基本原則,行政管理部門通常遵循“法無授權不可為”的執法原則,司法機關遵循“法無明文規定不為罪”的裁判原則。由于現行旅游法律法規對在線旅游經營服務平臺并無明確的規定,給旅游者在受到不法侵害時進行維權和投訴、給旅游行政部門解決旅游投訴造成不便,甚至司法機關在裁判相關旅游糾紛時也面臨無現成法律法規可依的窘態。雖然最高院在2010年就發布了《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旅游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但由于那時在線旅游服務剛起步不久,相關糾紛和投訴的案件還很少,因此對此并沒有做出明確規定。即使2013年頒布實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旅游法》對在線旅游服務行為也很少涉及,只是在第三十二條對旅行社的虛假宣傳做了原則性的禁止性規定。因此,《暫行規定》的出臺,在一定程度上彌補了我國現行旅游法律法規明顯滯后于旅游電商發展的不足,有利于我國依法規范在線旅游經營服務行為。

從總體上看,《暫行規定》對促進我國在線旅游市場秩序規范有序發展,引導和規范在線旅游服務經營者的經營行為,方便旅游者依法維權和旅游行政部門、司法機關依法解決和裁判相關旅游糾紛,都將產生深遠的積極影響:第一,這一規定必將會對在線旅游服務市場依法有序發展發揮積極的引導和規范作用。第二,為旅游者放心選擇在線旅游服務商提供法律法規方面的保障,使他們不再因在線旅游企業的宣傳資料和相關評價的真假難辨而太傷腦筋,即使偶爾遭遇個別不法商人的虛假宣傳、惡意刪評、價格歧視和信息泄漏等侵權行為,也可依此規定來投訴或提起訴訟。第三,對廣大誠信守法經營的在線旅游服務商有正面的激勵作用。

總之,在線旅游服務平臺同線下旅游服務平臺一樣,都必須經受市場經濟的嚴酷考驗和旅游者的理性選擇。只有那些合法合規經營的在線旅游企業和個人,才有可能行穩致遠、做大做強,不致被廣大旅游者無情地淘汰。

(本文作者為北京市法學會旅游法學研究會會長)





責任編輯:曹雪文

相關推薦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如何在淘宝卖视频赚钱吗